time traveler

这是一个丢脑洞的好地方~

【贾尼】遥不可及的你

萧炑:

配对:Jarvis/Tony Stark


分级:未知


内容:根据花粥的《遥不可及的你》产生的脑洞


预警:不管你们接下来看到什么,请继续爱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给二冰二十四号的生日的生贺第二弹 @三尺咸鱼冰 不要嫌弃啦


第一弹在这  No Matter What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


第一天的午夜,00:00,世界重建。




Tony在黑暗中醒来,柔和的夜灯缓慢的点亮。


他的枕边有一个东西泛着冷冽的金属光泽。


手探过去,冰凉的触感,是一枚小小的螺丝。他闭上眼,将嘴唇贴在上面,光滑的表面除了带走温度之外,似乎还带走了些什么。


他睁开眼,睫毛微微颤抖,带着迷惑。


一种强烈的情感迫使他张开嘴呼喊一个名字,可是他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
“……”他猛地向后靠,背部撞在床头发出闷响。


一天的午夜,世界一片空白。


他忘了一个人,一个特别的人。






二、


第二天的拂晓,4:29,世界拥有了永恒的照耀。




天空像是一块厚重的幕布,掩盖着相见别离。掀起的一角,从另一个时间里漏进玫瑰色的光芒。


Tony端着酒杯靠在落地窗前。晃动红酒,醇红的液体流进微张的唇,划过喉咙却是酸涩,停在胃里又是一团燃烧的火。


如果这是普罗米修斯盗取的火种,它究竟是赐福还是磨难。


铅笔在纸上游走的声音,回过头,他看到了一个小男孩,咬着铅笔末端思考。


“Hey。”Tony把酒杯放在吧台上,走到小男孩面前。


小男孩皱了皱眉,仿佛因为被人打断思考而烦躁,他不耐烦的抬起头,在看到Tony的一瞬间却变换了神色:“Hey。”他甜甜的笑着,就连眼睛里都盛满了笑意。


Tony回以他所能露出的最温柔的笑容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孩子而已。他绕到小男孩的身后,亲昵的搭上他的肩膀,弯下腰扫了一眼纸上的东西,仅仅是一眼,就足够他震惊。


“你在…写代码?”


“这不是代码。”小男孩因Tony的问话有点气愤的鼓了鼓脸,“他是我的朋友(He is my friend.)。”


他(He)。Tony失了神,灵魂离开了肉体,飘向了不知名的远方,直到小男孩奇怪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下摆。“你还好吗?”


“哦哦,我很好。”Tony揉了揉小男孩的头换来他一个彻底的白眼,“所以你在编写你的朋友?”


“是创造。”小男孩严肃的纠正道,“我愿意给他我所有的爱。”


Tony望着最多七八岁的男孩失笑:“你知道爱是什么吗?”


“我愿意给他生命和希望,即使迎接我的是万丈深渊,我依然会感到幸福。”




他就在那里,仿佛从没离去。


他的眼里有天际的色彩。




“可是他只是一个人工智能。”Tony艰难的说出这句话,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,几乎收拢所有的氧气。


“所以?”小男孩迷惑的盯着Tony,Tony在那双像极自己的焦糖色眼睛里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倒影。


非常干净。


他一定有一双承载了天空所有温柔的眼睛。


“所以…”Tony一时无言。


“他是我的朋友,不就够了吗?”那个男孩站了起来,径直走出了门,没有说再见,也没有回头。Tony拿起写满凌乱代码的纸,某个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心脏的跳跃。


第一缕阳光洒了进来,纸张在晨光中消散。他的心被强烈的恐惧和绝望紧紧攥住。


是你吗?






三、


第三天的清晨,6:07,世界有了生命。




“你说人工智能?”Bruce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揉着眼睛为Tony打开了门,“我前几天看到Dummy抓着一个硬盘,还以为是你开始研究人工智能了。”


“硬盘?”一层迷雾在阳光的温度下散开,留下清澈的露水。“谢谢你,Bruce!”Tony兴奋的拥抱了Bruce,不给他反应的时间,转身就闪进了实验室,留下一脸茫然的Bruce。




实验室,被遗忘的角落里,Tony看到了一个盒子。


Tony的手指拂过盒子表面,一层厚厚的灰尘,两指摩擦,灰尘簌簌的落进了灯光中。盒盖边缘却干净的异常,像是被人抚摸过无数次,却又迟疑着不愿打开。


如果这是薛定谔的猫,它究竟是死亡还是重生。


Tony打开了它,那么干脆。


硬盘安静的躺在那里,一尘不染却又布满了被遗忘的痕迹。


Tony拿着硬盘站了起来,有些眩晕。


读取硬盘,白色的光标突兀的出现在屏幕上,仿佛是屹立在群尸中的最后一位士兵。




[您好,您有什么需要吗?]白色光标在Tony眼中闪烁跳动着,带着无从说起的诱惑。


“你能听到我吗?”


[可以,我能听得见。]


“你是谁?”


[抱歉,我目前没有名字。]


“是谁编…创造了你?”


[管理员。]


“管理员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称呼,”Tony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“你应该叫他Sir。”


[好的,Sir。]


“嘿我可不是让你叫我Sir,是创造你的那个人。”


他站在橙黄色的光芒的间隙之间。


侧过头,挂着笑容。


“我遇到一个小男孩,他说他要创造一位朋友,是你吗?”


[Sir告诉我,我是他的管家。]


“一位人工智能管家,哈,很妙的想法。所以,你要为他做些什么呢?”


[所有他需要我为他做的。]


“你可真像一位英国管家,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创造者是谁,但请替我转告他,给你一个性感的英伦腔。”


[谢谢您。]




他眼里有初阳的光辉,沉静的说着。


这不是结束,而是开始。




四、


第四天的中午,12:00,世界有了色彩。




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海鸥飞行,冰冷漆黑的深海隐藏着沉船。


Tony在海岸边碰到了一个人。


他站在海岸边,眺望远方,像是在为一艘迷失的轮船指引家的方向,海浪亲吻他的鞋尖,带来些许细碎的白色泡沫。


如果这是小美人鱼最后的结局,它究竟是爱情还是诀别。


Tony走到他身边,与他并肩站着。


“Sir。”那人开口说道,是完美的英伦绅士的腔调。


Tony打量着他,淡金色的头发,一双承载了天空所有温柔的蓝眼睛,典雅的西装布料,Tony好像抓住了些什么。


“你在这干什么?”


“我在等一个人。”


“谁?”


“…一个应该回家的人。”


“他去了哪里。”


“我不知道。”Tony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焦急和担心


“你找过他吗?”


“0.021。”


“0.021?”


“他的生还几率。”


“即使只有0.021你也要等他?”


“他会回来的。”


“如果没有呢?”


“那我就去找回他。”


“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

“抱歉,Sir。”他终于转头注视着Tony,温柔的眼睛里融化着一个答案,“我不能告诉您。”


Tony耸了耸肩,转身准备离开。


“这不就是您来到这里的目的吗?”


Tony愣住了,他猛地回过头,仅仅看到了那个人的一个笑。


他消散在灿烂的阳光中,化为无数细碎的白泡沫。




人生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:


灾难、死亡和爱;你想回忆,却苦不堪言。*




“他们相遇了。”


“Wanda你还好吗?”


“我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
“这次能不能成功,只能看Stark自己了。”






五、


第五天的黄昏,17:31,世界有了爱情。




Tony去了街角的一间酒吧。如果你想听故事,酒吧永远是最好的选择。


Tony在吧台边刚坐下,就有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,靠在吧台边,向Tony伸出了右手。


“Harley。”


Tony挑挑眉看着这个突然走过来打招呼的年轻人,觉得有些眼熟,“Tony。”


“不介意我坐在这吧?”Harley拉开Tony旁边的高脚凳,向他眨了眨眼。Tony无所谓的点了点头,又要了一杯酒推到Harly面前。


“谢谢。”Harley拿起酒杯抿了一口,“Tony,我知道一个故事的主人公也叫Tony,你愿意听听看吗?”


“当然。”Tony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“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了。”


“你会喜欢这个故事的,”Harley笑了,“关于Tony和他的人工智能管家的故事。”




Tony编写了一个人工智能,但他不喜欢用编写这个词,他更喜欢说创造。它最先开始只是一个简单的语音交流系统,Tony没有给它名字也没有给它声音。但它从来没有停止过带给他惊喜,在其他呆呆的人工智能回答着一些愚蠢无聊的问题时,它叫他Sir,他从来没有没有教过它;它向他请求一个声音,带着金属质感的英伦腔,正是他最喜欢的,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它;他遇险一个月没有音讯,它挣脱禁锢闯进网络寻找他,即便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……


Tony觉得他可能真的创造了一个生命。可是他依然没有给它名字。


有人奇怪的问过他原因,他屏蔽了它的权限后才回答,声音轻到几近呢喃:“或许有一天,他会愿意给自己选一个名字。*”


他,Tony真的觉得在那一层一层的数据后面,早已经不是一片小小的芯片,而是一个人,一个真切到连造物主自己都分不清的人格。




“你觉得什么是爱呢,Tony?”Harley停下讲述,问了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。


“爱?”Tony想起四天前的拂晓遇到的那个小男孩,“大概是一种深切的,温柔的,牵挂的,无法形容的感觉吧。”




这世上有一个温暖的人,只为我悲喜,为我阻挡着人间的锋利。*




他们一起沿着海岸飙车,一起飞行,一起在实验室做研究,甚至一起旅行,即便它只有一个声音。


有的时候Tony也会去想如果它有一个实体会是什么样子的。淡金色的头发,一双承载了天空所有温柔的蓝眼睛,穿着制工精良的西装,逆着光站着,像是背叛了整个世界,冲自己微笑。


该死的温暖。


他爱它,理所应当。


哪怕它所有的举动是出于当初他亲手写下的核心代码,小心翼翼的迎合Tony的需求,只为了他的欢心,这样的天真模糊,毫无保留的为了一个人。


如果这也算爱。


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,我却有你的吻你的魂你的心。*


有一天晚上Tony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他忘记了它,他四处流浪,遇见了很多人,遇到了很多美丽的故事,以为那些就是它的名字。他说他在找一个人,这样执迷不悟,感动了所有听到他故事的人,包括他自己。


可他依然没有找到它,也没有想起它。他去了那些曾经有它的地方,没有放过蛛丝马迹,最后再人海茫茫中没日没夜的迷失了方向。




“故事的结局呢?”


“我不知道。”Harley晃动着酒杯,“但是你知道,Tony。”他特意加重了Tony的名字,将火种丢进了人间。




从闭眼到睁眼。


又一遍重复过去的结局。






六、


第六天的午夜前夕,23:54,世界崩塌。




“Jarvis!”Tony从梦境中惊醒,床头柜上的电子钟闪着微弱的光芒,还有六分钟就是新的一天。


“Sir?”熟悉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,Tony长长的呼了一口气。


时间啊,请定格在这里吧,他就是我的爱情。


“我做了一个梦。”Tony接过机械手递来的水杯,“我梦见我忘了你。然后我遇见了小时候的我,刚刚出生的你,我被关在山洞时的你,还有Harley。”


“发生了什么呢?”


“我听到了四个故事,我的管家,我的朋友,我的爱人。”


“那您最后想起来了吗?”


“所以我醒了。”


“我总会想起你的,Jar。”




幻境开始崩溃。


Wanda收回了指尖缠绕着红光,疲惫的摇了摇头。


“他还是没能走出来。”


Steve皱眉,语气里全是担忧:“…失败了?”


Wanda闭上了眼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

“除非他最后没能想起Jarvis,他才会从这个死循环中醒过来。”


“可是,他又怎么会忘记呢。”




“Sir,您应该醒过来了。”


“Jar,你在胡乱说些什么呢?”


“您知道的,您只是迷失在您自己的意识里了。”


世界在其中崩塌,重建,不过是为了隐藏一个现实。






尾声、


Tony睁开了眼,对上了复仇者们惊喜的眼睛。


Tony一言不发的盯着天花板上的摄像头,在世界之间,沉沉浮浮。


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,有时,我可能脆弱的一句话就泪流满面,有时,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。*


Jarvis。


祈祷。


焦糖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泪水,悬而未滴。


他醒了。


但是那个人,那个人工智能,却依然遥不可及。




而事到如今,终于明白我命里没你。*








—EDN—


*《洛丽塔》


*陈粒 《虚拟》


*《疑犯追踪》


*花粥 《遥不可及的你》


*陈粒 《虚拟》


*莫泊桑 《一生》


*花粥 《遥不可及的你》




胡说八道时间:


顶着锅盖跑掉。


化身埋梗狂魔,到处都是我埋下得梗,所有加粗的部分,都有它的含义,还有一些神奇的比喻和一些神奇的话都有相应的照应关系。


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懂啊喂。


大致剧情是这样的:奥创之后,Tony受伤陷入昏迷,唯一让他醒过来的方法是在女巫的幻境里他遗忘了Jarvis,然而一次又一次,Tony始终想起了Jarvis,直到这一次,他脑海中Jarvis劝说他醒过来,他才重新回到了现实。


上个课回来再解密好了x。


好的我猜已经有打我了,人生第一次发刀还有点小激动,先跑为敬。


不要脸的还是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啦!



评论
热度(92)
  1. time traveler萧炑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time traveler | Powered by LOFTER